他们追求真理,也追赶浪漫

如果要问「什么是中国式浪漫」,我们的答案有很多。

中国式浪漫是当袁隆平院士去世时,人民自发地用三束沾有泥土的水稻为他践行;是科研人把满天神话照进现实,把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命名为「北斗」,把洲际导弹叫做「东风」;是北宋词人苏轼在月下试问「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如今航天人「乘风归去」不再是幻想……

这些充满仪式感、温暖有力量的中国式浪漫,是科学背后的温度,也是中国人对家与国最深情的眷恋。

而这种浪漫,阿杠最近在《功勋》这部剧当中也发现了同款。

科研工作者在研究领域追求真理、与时间赛跑的同时,生活中也有独属于自己的柴米油盐式浪漫。

核物理学家于敏奋斗的年代,正处于新中国的萌芽期。国家百废待兴,人民生活条件也不高,餐桌上见到肉是件极其奢侈的事。

普通人为了渡过困难时期,最常见的就是安慰自己「忍忍就过了」,可于敏偏偏反其道行之,在妻子孙玉芹睡不着时绘声绘色地给她描绘烤鸭。

「鸭子烤好后整只拿出来,用刀切成薄片,片片带皮,片片带肉…」,在这样大段大段画饼充饥的讲述下,妻子一边被烤鸭馋哭一边被于敏逗笑。

那一刻,纵横学术界多年的泰斗级人物,心甘情愿的变成了妻子专属的「另类厨师」。

在外部条件并不优质的那几年,于敏夫妇在家庭内部却一直保持着相互扶持、彼此牵挂的状态。

妻子知道于敏胃不好,会特意攒下细粮留给丈夫吃,甚至在照顾生病的于敏时,还会下意识的把橘子在手中捂热后再喂他。

家里条件不好,于敏从家拿走「奢侈品」鸡蛋时,会特意留下欠条。一家人出门逛街,他还会主动提出「买烤鸭」哄妻子开心…

实不相瞒,其实随着剧情的发展,尤其是当孙玉芹独自一人走到医院生产时,阿杠一度和她一样,觉得相比于家庭,于敏好像更在乎工作。

因为工作的保密性和特殊性,于敏很少回家,孩子们就连爸爸在干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他就连搬家这件事都是从老邻居口中得知的。

可就是在于敏回家的那段戏里,我们才知道他并不是不关心不在意,而是把对妻子对家庭的浪漫都融入在了日常点滴里。

对于妻子,于敏清晰地记得恋爱中的每一个小细节,不假思索的就可以把他们从相亲初识到结婚生活的回忆娓娓道来;

对于孩子的成长他也从未缺席,为了给孩子讨还公道,一介文弱书生面对五大三粗的壮汉,不卑不亢地说出了「请道歉」这几个字……

他心存对祖国的大爱,更饱含对家人的愧疚与柔情。

在爱情方面,科研人员可能并不善于表达,他们习惯了隐忍与深沉,但却一定能给你双向奔赴的柔软和浪漫。于敏是这样,黄旭华亦是如此。

黄旭华与妻子李世英的爱情,起源于一次偶然的理发。从那之后,「理发」就成为了两人心照不宣表达情意的特殊仪式。

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从一见钟情到携手一生,在梳子的飞舞中李世英为黄旭华理了一辈子发,黄旭华的镜子里也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满满当当的李世英。

相濡以沫或者说相知相守的爱情,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当黄旭华忙到忘记时间无暇顾及自己,李世英会贴心地备上热腾腾的饭菜;明知条件艰困,可为了照顾黄旭华,李世英还是踏上了条件简陋的基地;当黄旭华临时接到外出任务来不及回家道别,他也会给妻子留下口信,叫她勿念…

就这样,在黄旭华做保密工作的漫长岁月里,「勿念」和「理发」一样,成为了他们间最特殊的交流方式。

甚至在黄旭华坚持亲自做深潜试验不知如何开口时,也是李世英看出了他的心思,给了丈夫莫大的支持。

「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我要再不了解你心里想什么,那我这辈子不是白活了吗?」,「知我者,勿念也」。

欣赏,理解,包容,坚定……李世英像朵迎风不败的解语花,默默地给丈夫最大的支持。黄旭华呢,则像只随风飘扬的风筝,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线总在妻子手里。

爱让彼此依赖,又相互理解,这对儿神仙夫妻让观众看到了科学家的爱情到底有多浪漫,又是怎样在奔腾的岁月中相守的。

如果说在爱情方面,于敏、黄旭华是内敛不易察觉的「沉」,那孙家栋就是肉眼可见的「放」。

他在新婚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全部身家交给了妻子魏素萍,虽然东西不多,却代表着一颗完全信任的心;

妻子生病时为了确认她的安危,孙家栋会偷偷装晕趁机混进医院,非得亲眼看到她没事了才安心;为了满足妻子的小小心愿,孙家栋偷溜出病房用自行车载妻子去买烧卖…

飞扬跳脱,张扬肆意,不走寻常路…这并不是观众常规印象中的功勋者,却是他们在爱情中最美好的样子。

说到底,在这些科研人员动人的爱情背后,除了夫妻双方的理解与包容,时代赋予的珍贵与美好,更多的是成为家人后的默默付出与坚守。

几个单元看下来,几乎每个科学家背后都有一个支撑他的夫人和一个随时等待他归家的港湾。

不过好在身处其中的科研人员,从未把她们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她们对于家庭的付出,另一半都看在眼里。「我连搬家这种事都不知道,其实这家就是你的功勋。」

伴侣未曾轻看,以孙玉芹为代表的科研家属们也深知自己的重要性,像「这个国家不仅靠男人顶着,也靠咱们顶着」这样的态度,是每一个「孙玉芹」的心声。

鸡毛蒜皮的小事,家长里短的拌嘴,夫妻间无意中产生的矛盾争吵⋯⋯这些朴实无华的细碎生活,让大众感受到了功勋者们饱满、真实的那一面。

他们作为「普通人」,作为平凡人,也会面临来自生活的种种困境,这种知难而上的精神所成就出的伟大,才会让人敬佩。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他们不光在家庭和生活中经受住了岁月的考验,在研究领域也做到了择一事,终一生。

在国家需要时,于敏毅然决然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为国隐姓埋名多年,从无到有的构建了氢弹理论。他的牺牲,他的困境,从来都在暗处,就算在氢弹试验成功后他都无法高声和妻子分享他的喜悦。

当雷佳音郑重地整理好仪表,在深夜对着国旗无语凝噎时,科学家们那种难于与人分享的感觉和浓厚的家国情怀一下子就出来了。

黄旭华被急招加入核潜艇小组时,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他从很早以前,就做好了自愿奉献全部智慧、力量、乃至生命的准备。

自宣誓那天起,他用30年的时间与伙伴们背负起了中华民族的核潜艇梦。从一张模糊不清的核潜艇照片到最终作为总设计师亲自参与下潜试验,黄旭华的一生都在潜行中渡过。

因为跨越的时间线极大,黄晓明在诠释角色时塑造出了不同年龄、不同状态的黄旭华,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坚定如一的眼神。这样的角色处理,侧面把黄旭华以己身开辟中国核潜艇之路的状态完美演绎。

留苏归来,拿过斯大林奖章的孙家栋在科学领域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可他却拒绝了苏联教授抛出的橄榄枝,义无反顾地为中国的导弹事业做贡献。

在植根于西北时,任何一处细节任何一个导弹材料都是孙家栋关心的重点。

为了避免夜晚风沙过大吹跑导弹碎片,包括孙家栋在内的所有科研人员从白天工作到夜晚,就算举着手电都要抢时间把工作做完。

可以说,无论是研究条件还是内外部的压力,《功勋》当中每一位科研者,都处于一个「极限」的状态。而且对于足以改变一生的选择,他们每个人的决定好像都有些「仓促」。

在一碗馄饨间,在一次意外出差里,在一节随堂课后…在一头扎进未知的科研领域时,他们并不知道最后能否成功,前途也远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可在那个当下,几乎每一位科研人员想的都是「必须干」。

「你想要和平,就要有不怕打仗的底气。什么是底气,我们造的就是底气。」

而像于敏、孙家栋这样的科研工作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代人。

为了关乎国家存亡的这口「气」,无数科研工作者义无反顾的挥洒出了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

在那个年代的他们,每个人都有无比坚定的信念,虽然工作环境艰苦且与家人聚少离多,但一生所追求的,都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的事。

对于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来说,像「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北斗导航系统第一代和第二代工程总设计师这样的头衔,大家心里或多或少的存有印象。

我们知道他们曾经为了国家的富强做出过牺牲,可对于他们生活中的鲜活却知之甚少。但是抛开那些伟大的荣誉,他们也是一个个性格鲜明,朝气蓬勃的人。

《功勋》这部剧的意义,就是把平时出现在报道、新闻中的伟大人物,立体鲜活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在《功勋》后续的单元里,屠呦呦和袁隆平这两个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观众可能更加熟悉。

一位是首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中国本土科学家,挽救了数百万疟疾患者的性命。女性力量在她的身上,不止是温柔解语,更有坚韧不拔。

另一位是杂交水稻之父,让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填饱了肚子。他是为妻子写诗拉琴的丈夫,在稻田里亲手栽植梦想的诗人。科研人的浪漫,在袁隆平身上同样动人。

在他们默默无闻的青年时代,在他们奋斗一生的科研生涯中,又各自又着怎样的心酸与喜悦?周迅与黄志忠的演绎又会有怎样的惊喜?我们可以继续关注《功勋》,体验来自他们的温度。

在看这部片子之前,估计观众不会想到,一部记录首批八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主旋律作品,也能有这么好看、这么令人上头。我们并不缺值得表彰值得赞扬的时代楷模,而是缺少认识他们的窗口。

通过《功勋》这样的品质剧,通过这样熠熠发光的人物,观众看到了于国于家都有功勋的科研人员,也感受到了奋起的力量。

每一代年轻人,都肩负着时代赋予的意义和来自时代的挑战。前辈们的任务早已完成,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无论是接过科研人不断研究、坚持探索的时代精神,还是继承他们「不达目的,决不放弃」的优秀品质,答案都将由我们这代人书写。

主营产品:风机,净化空调